[说吧!]首页

股市获利频道网络恋情频道E文学社频道学习时代频道说吧在线黑马论坛

留言本

百度中文搜索引擎
网站排行榜 网页 mp3 flash 信息快递
网站特色

如果您长期关注三龙投资俱乐部您就会发现,三龙投资俱乐部的趋势预测和风险控制是职业的、有效的、成功的,偶尔也会犯一些错误,但是通过职业的风险控制系统,我们会把错误判断带来的损失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,这样一来,只要您跟随三龙投资俱乐部大资金操作,从年度收益分析,是必胜!无非是赚多赚少问题,而根据我们对2002年行情的预测,30%的年收益是能够实现的。

长期残酷的大资金操作经历,使得至诚不奢求不现实的收益率,我们追求的是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基础上,长期、稳健地获利。三龙投资俱乐部是您理性的选择!

免费证券资讯:提供国内最多、最快、最好的证券资讯,独一无二的时效性分类,涵盖所有重要信息,全部免费!在这里,你还会看到其他地方看不到的证券信息。毫无疑问,三龙投资俱乐部是国内证券资讯最多的网站。茫茫网海,好站一纵既逝,点此将至诚收藏 或者请按ctrl键+d 或者用笔记下三龙投资俱乐部的网址 www.3long.net


邮件订阅
您希望得到我们非定期型的内部专刊吗?您希望得到我们的最新分析报告吗?您希望得到我们最新教学资料吗?请在下面填写您的e-mail地址,然后按相应的按钮:


短线小利 我们同时做了负心人(图)


以下信息,只作为大家讨论之用,不是投资参考,以此入市,后果自负。

——三龙投资俱乐部 相关分析人员 提醒大家注意




    口述者:安安 女 23岁 私企职员

  “我一直认为,感情是自己的事情,与他人不相干……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,自己的爱情完全打上了另外一个人的烙印,而且,我不知道这一生是否能摆脱……”在冬尔的邮箱里,安安留下了片言只语,她说自己与男友明明早已相爱,却很莫名地同时背上了“负心”的罪名,他们的爱情也被搅得一团糟!

  亮是我的高中同桌,那会儿,感情总是懵懵懂懂的,性格外向的我把亮当成最好的死党——平时在一起聊天打牌,做作业互相“帮忙”,没事就拿对方开涮。

  高二时,插班进来一个叫莲的女生。莲长得怯怯的,一说话就脸红,穿的衣服也很奇怪,好像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似的——后来听老师说,莲的家庭状况比较特殊,希望我们大家多帮助她。

  莲就坐在我和亮的后面,刚开始一言不发,亮老爱“招惹”她,莲就愈发地脸红无措。于是,我总是拿莲开亮的玩笑,说能娶到莲这样的媳妇多福气啊,亮就怪模怪样地笑,莲更是头也不敢抬了。

  有天晚自习时,班上几个同学玩一个叫“心有灵犀”的游戏,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人和认为别人喜欢自己的人写下来,然后互相核对是否一样。写玩后,亮嬉皮笑脸地问:“安,你写的‘最喜欢的人’是谁啊?”我看看亮,又看看莲,坏坏地笑。亮又问:“安,你说谁又会喜欢安呢?”我回答:“反正不会是你啦!”可当我去抢亮手里纸条的时候,亮却突然把纸条撕得粉碎,说太无聊了,不玩了。

  (安安念中学时的城市离上海不远,而那段日子在如今的回忆中,无疑成了她和亮最“无忧无虑”的时光。“如果早知后来会发生那么些倒霉事,还不如当初就公开‘早恋’,最多也就是挨骂而已!”安安突然表现得很急躁,紧紧皱起眉头,声调也提高了八度。)

  他说,他最喜欢的人是我

 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,我和亮终于也没能把“早恋”公开。

  高二期末时,爸爸在上海买了套房子,给我办妥了蓝印户口——我要到上海来念书了!

  当我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面对所有陌生人的时候,我这才发觉,我无比怀念以往的日子,而那些日子的每个片断,总是少不了亮的影子——在过去的两年里,亮充斥了我的生活。

  整个高三阶段,亮的来信成了我最大的期盼,他告诉我学校发生的种种新鲜事,偶尔也会提起莲——每次看到这个名字,不知为什么,我心里总有些“不对劲”。临高考时,我告诉亮,我报考了上海的大学,亮的回信却让我吓了一跳:“安,现在能告诉你一件事了,我们玩那个游戏时,我撕掉的纸条上写着:我喜欢的人是安安。”

  刹那间豁然开朗。收到录取通知后,第一件事就是立即赶回家乡,赶回去看亮。见到我的那一刻,亮表现得欣喜若狂,紧紧地将我搂进怀里。紧接着,他又告诉我一个“惊人”的消息——亮高考成绩不错,他却放弃了所有录取机会。“再给我一年时间,我一定要考到上海,一辈子和你在一起!”

  (和冬儿见面前,安安曾信誓旦旦地说,一定会带很多“证据”来,证明自己绝不是什么第三者。果然,安安突然顿住话头,转身在鼓鼓囊囊的包里翻了好一会儿,抽出一摞信来,足有好几十封。“你看看,我们每星期都通信,他每次都说要我在上海等他的!”摊开的信封不小心沾上了冰冻饮料杯边凝结的水汽,安安很心疼,掏出纸巾急急地擦———可信封角上安安精心编就的次序号,仍淡淡地化了开来。)

  寒假,我四处打探他和她的故事

  就在我和亮对将来充满憧憬的时候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——大一寒假,我回家乡过年,莲突然出现在我家。

 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莲的这种表情,全然没有了过去常见的羞怯。那天下午,她两眼直愣愣地盯着我,很急切地告诉我,她已经和亮恋爱了,亮对她非常好,她也非常爱亮,希望我不要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……

  我完全被气懵了,原来亮竟是这样一个人,我恨不能立即找到他对质。当天晚上,就像一场暴风雨,我极尽所能地将愤怒宣泄在亮身上。亮没有争辩,他只是忍耐着等我发泄完,脸色极其难看地拽住我的胳膊,说:安安,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缘由是非的,你不能只听一面之词,就给我的感情判死刑啊!

  可我哪里听得进这些,只是恨恨地甩开他的手,飞奔着回家。当我推开家门的时候,突然惊讶地发现,莲居然又出现在我家里,正和我妈妈一起看相册,一如以往的娇小、羞怯。看到我愣在门口,莲上前热情地拉着我的手,说安安你的照片可真漂亮,然后硬是拿了一张作纪念——似乎下午那些话,完全不是出自她的口。

  莲走后,妈妈叹了口气说:这孩子可真是可怜。我的家乡不大,大人们各家各户都是知根知底的。那天,我执意要打听莲家里的事情,妈妈告诉我:莲的母亲长年卧病,是精神上有问题,莲的父亲早就与她离婚,只剩下他们母女相依为命……

  我这才明白,为什么莲的言行打扮有些奇怪,妈妈又说,最要命的是,莲可能遗传了她母亲的病,那是一种臆病,本来也好好的,高三后越发地明显了,说起来和亮也有些关系——妈妈不知道我和亮的事。

  那个寒假,我突然变成了一个侦探,四处打听亮和莲的事情。从其他同学那里,我终于断断续续地了解了个大概——我转学后,莲特别依赖亮,而亮的大大咧咧却就此埋下了隐患。

  亮无心的说笑,都被莲理解为“爱”。于是,她逢人便描述她和亮之间动人的爱情,这大多来自她的幻想——比如放学一起回家被说成是“亮专门护送她,然后一起在晚上看星星”;比如天冷时亮把外套借给她穿,会变成“亮把她搂在怀里”……

  而当大大咧咧的亮“清醒”过来,一切都已经晚了,大伙儿都听说了他们之间的恋情。于是,亮一见到莲就躲得远远的,然后再到处解释,开始大家都不相信亮,认为他欺负了楚楚可怜的莲;可是渐渐的,莲的叙述越来越过火、越来越离谱,也就没什么人肯相信了。

  莲早已经没有读书的心思,学校曾经送莲就医。据说病根是遗传的,受到一定的刺激后引发了,只能靠长期治疗调理,学校也只好让她高三毕业了事。

  (“我这里还有莲的病情证明,是我想法从学校医务室里偷出来的!”安安没有再拿出所谓的“证明”来,只是突然很沮丧,重重地靠在椅背上,“有段日子,我也变得像精神病人一样,整天猜东猜西。”)

  我和他之间,这辈子有个“结”

  我和亮的误会是消除了,可总有一个阴影隔在我们当中——我们心里都清楚,莲发病的那个“诱因”,就是亮。

  好在半年后,亮顺利地考入上海的大学,我们终于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,而亮,也终于可以远离莲的阴影。可是,事情远非如此简单——从那以后,我陆续收到家里和同学好友的来信,说亮走后,莲的病情加重了,她拿着那张从我家里拿走的照片,逢人便问:到底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?大家都敷衍说她漂亮,她就高兴起来,说亮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,然后又开始说她和亮的那些“故事”……

  妈妈和同学都说,他们现在远远地看到莲就躲,实在没办法。当时我把信给亮看,亮脸色立刻就变了,大声质问我,为了这个影响我们的感情值得吗——我突然发现,莲这辈子会成为我和亮之间的一个“结”。

  我也知道亮是无辜的,可我就是无法不将两者联系起来。又过了一个学年,突然有一天,亮紧张地打电话给我,说出事了———家里来电话说莲不见了,前些日子她曾到处打听我俩的学校和地址,很有可能来找我们,他们叫我俩当心点,也千万不要让莲出事,她家的亲戚会马上赶过来!听了这些,我的头都快炸了,亮赶紧躲到了其他学校。果然,莲很快找到了亮的学校,只是不知道亮的班级和宿舍,就整日整夜地站在校门口,逢人便说她和亮的“爱情故事”。后来,莲被带到保卫科,她还是不停地叫着亮的名字。

  我们接到通知赶到学校,为了不刺激莲,我俩远远地看着莲被亲戚强行带走———莲完全不是当初的样子了,头发乱乱的,乱喊乱叫着不肯上车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里像被堵着什么一样,难受得要命。

  (“这以后,我和亮之间就有了一层无形的隔膜,那么敏感,两人都小心翼翼的,不敢轻易去触摸。我不再是个性格外向的女孩,总觉得有某种无法言语的郁闷,总是提心吊胆地生怕哪天会发生类似的事情。偶尔半夜有电话铃响起,我都会心怦怦乱跳!”安安在包里又翻了老半天,说要给冬尔看几封家乡同学来的信,“他们都为我叫冤呢!”)

  我和亮的感情能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——去年我大学毕业,在上海谋了份工作;如今亮也毕业了,工作也相当不错。两个人在上海创业不容易,其实我特别渴望结婚,渴望安定下来,我知道,亮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可莲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,如今我最担心的就是,如果我和亮成了家,这个阴影会不会一辈子跟随我们。再加上家乡的人言可畏,虽然他们都知道莲是个病人,可在他们眼里,早就为我和亮加上了“负心”的罪名。我心里也完全明白,莲的病和我们两人都无关,但是我们的感情,却因为这样一个“第三者”而被搅得一团糟。

  我一直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莲的情况,为了防止莲再跑,她经常被反锁起来,毕竟亲戚都要上班,能照顾她就不错了。后来她被送到福利院干些力所能及的活,可是干不了多久又跑了,没办法又领回家……


说明:
1. 以上所有讯息(包括股票分析和其它相关分析)都依托于
指南针股市分析软件或其它证券分析软件,此信息不作为入市的依据,只为大家讨论之用。
2. 以上所有内容由三龙投资俱乐部提供

我同意此看法!

我不同意此看法!

我要发表自己的意见!

★ 论坛最新 5 个帖子 ★


 
TEL:(86-021)54486123 64369114 64757635 64363977 Fax:(86-021)64757635-807
地 址:上海康健路16弄12号17层 ZIP:200235 电子邮箱:sales@sayba.com.cn

沪ICP证020543

网站简介 | 最新动态 | 人才招募 | 网站导航 | 联系方式 | 合作伙伴
2000-2004 版权所有 上海中询商贸有限公司 Shanghai ChinaInfo Trade Co.,Ltd.[说吧!]中文网 SayBA.com